您当前位置:首页 >> 莆田妇联 >> 为您服务 >> 妇女维权 >> 以案说法 >> 正文
全国妇女儿童维权十大优秀案例(案中人名均为化名)
【字体: 】【发布时间:2016-03-14】 【作者:/来源:】 【阅读: 次】【关闭窗口】

2011年12月,某某向莆田市城厢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以前夫某阳长期在外打工,女儿与祖母李某金和大伯陈某衡共同生活期间,经常遭到殴打和辱骂,且女儿与离异的大伯同住一室为由,随时可能遭受性侵犯,请求变更女儿的抚养权,并于2011年12月29日来到莆田市城厢区妇联寻求帮助。2012年1月,在当地妇联的引导和帮助下,某某带走了女儿。2012年1月12日,某某与女儿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法院依法作出保护留守儿童的人身保护令。同月,在法官和妇联维权干部主持下,原被告双方达成调解协议,变更抚养权由母亲某某抚养。

莆田市城厢区人民法院在收案当日,办案法官向某某及其女儿了解女孩第一次、最严重一次、最后一次遭受家庭暴力的起因、经过、结果,走访了女孩居住地的居委会,了解女孩生活环境等情况,并经综合评估认为女孩生活在危险程度较高的环境里,与父母一起才符合其最大利益,应为女孩寻求一个替代性的家庭环境。

城厢区妇联一接到某某来访后,就与某某签订了代理协议。维权干部立即前往某阳居住地所在的居委会,了解到某阳与某某离婚后已经再婚,并与妻子长期在广东打工,根本无心去照顾女儿某某。某某也确实和祖母、大伯共同生活,且与大伯同住一居室,并经常遭受祖母和大伯的殴打、辱骂。妇联干部来到某某就读的小学,看到女孩忧郁的神情,不禁心疼落泪。

为避免某某受到进一步的侵害,2012年1月,在当地妇联的引导和帮助下,和学校协商,让某某带走女儿并告知其祖母。2012年1月12日某某和女儿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1月13日,城厢区法院经审查作出人身保护令,禁止女孩的祖母、大伯殴打、威胁、辱骂、骚扰、跟踪,保护令送达给原告及女孩的祖母、大伯以及协助执行的当地派出所、居委会。请派出所监督女孩的祖母、大伯履行保护令的情况,救助、保护女孩的人事安全,搜集、固定违反保护令证据等;请居委会监督女孩祖母、大伯履行保护令的情况,及时制止违反行为,并报警或通知法院等。

被告某阳外地赶回参加开庭,全国律师协会未成年人保护专业委员会指派一名公益律师作为原告委托代理人参加诉讼。庭审后,法官和妇联干部多次入户做思想工作从法、理、情的角度耐心的开导被告,指出因某阳长期在外打工,疏于对孩子的照顾导致孩子受到伤害,不利于孩子的健康成长。而某某有固定收入,有时间照顾孩子,能给孩子提供良好的成长环境,且孩子迫切要求和母亲共同生活等。经法官和妇联干部调解,某阳同意将孩子的抚养权变更为由某某抚养。该案用不到20天的时间,就解决了对女孩的人身安全保护、抚养权的变更等问题,让女孩在最短的时间远离家庭暴力。

对未成年人遭受家庭暴力案件,法官和妇联干部在审理过程对未成年人的生活环境、人身安全等问题进行综合评估,分析未成年人是否生活在危险的环境中,人身安全是否受到威胁等。对可能存在家庭暴力的案件,人身保护令可以起到隔离墙的作用,可以发出保护令禁止施暴者实施暴力行为,让施暴者远离受害者等。但本案如果先发出人身保护令,女孩仍与施暴者共同生活,仍处在危险的环境中,保护令发挥不了作用。要解决该问题只能先带离女孩,而我国没有专门的儿童保护部门,也没有儿童强制带离制度。因此,女孩的母亲在妇联的引导下带走了女孩,法院再发出保护令跟进,禁止施暴者实施暴力行为。这样既保障了女孩的人身安全,同时也避免出现祖母、大伯与母亲争抢孩子,让女孩再次受到伤害的局面。

父母的陪伴对孩子成长至为重要,由于父母离异、外出打工,导致“留守儿童”不能在父母身边长大是成长遗憾,留守的未成年人成为家庭暴力的受害者,而且遭受暴力的频率及伤害后果也往往更严重,是不容忽视的问题。我国现有法律、法规对未成年人遭受家庭暴力的预防和干预还非常薄弱。预防和制止家庭暴力是一项艰巨而复杂的社会系统工程,司法和行政干预手段必须有效衔接,并增强可操作性,才能发动社会力量,在儿童遭受家庭暴力时,应第一时间给予有效保护,并避免暴力升级等。同时,信访代理突出妇联组织在婚姻家庭传统工作领域的特殊作用,有效化解矛盾并维护了妇女儿童合法权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