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莆田妇联 >> 为您服务 >> 妇女维权 >> 以案说法 >> 正文
抛妻弃子想当然 薄情寡义 多方联动助维权 姐妹情深
【字体: 】【发布时间:2016-02-19】 【作者:/来源:】 【阅读: 次】【关闭窗口】

家住涵江区镇的某,通过相亲认识了同村的某,经过几天的相处,两人就确定了恋爱关系,2011年2月9日两人登记结婚,从相识相恋到结婚,前后只用了几天时间。结婚后,某随某到广东打工,新婚燕尔,两人的生活还算甜蜜。不久后,某就怀孕了,刚怀孕几个月,两人就因为一些生活琐碎而发生矛盾,于是某就把妻子送回娘家。怀孕期间,陈某就夫妻矛盾及子女生育抚养事宜先后请求居住地村委会、村委会组织调解,但无法达成协议。2012年,陈某在涵江区医院分娩生育一个男孩。某生孩子和坐月子的费用由陈某家人承担,这期间某对某不管不顾。某及家人多次要求某能够尽到丈夫和父亲的义务,一起抚养孩子,但是某不但不同意,态度还很嚣张,扬言自己即使不养孩子,孩子大后自然还是他的。几个月后,某发现丈夫某在外面又找了一个女人,已经怀孕几个月了。某看着嗷嗷待哺的幼儿,想着自己丈夫的无情无义,伤痛欲绝。

2012年10月8日,某母亲来到涵江区妇联,请求妇联给予调解帮助。2012年11月1日,区妇联主席副主席联系区法律援助中心干部、镇妇联主席,亲自来到村了解情况。村主任兼调解主任召集某及父母,某及父母进行调解,并形成调解笔录。在初次调解过程中,林某蛮横无理次调解无法达成调解协议。2013年4月某以婚生男孩某聪的名义向涵江区法院白沙法庭提出诉,要求某支付儿子的抚养费。涵江区妇联为某向区司法局申请了法律援助。区司法局派出涵江区梧塘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肖志生作为本案的委托代理人。2013年5月6日,法院判决某支付给某三万元,作为某怀孕后期至婚生儿子出生一年内的生活、营养、护理等费用,判决某从2013年3月份起每月付抚养费600元。某不服白沙法庭的判决结果,向市法院提起上诉。2013年市法院召集男女双方调解,但调解未果,因送达程序存在瑕疵,市法院把案件发回涵江区法院重审。2014年3月4日涵江区法院判决付给抚养费5.5万元,作为陈某怀孕后期至男孩陈某出生一年内的产检、护理、生活、营养等费用;同时,林某每月25日前支付给陈某600元抚养费。某不服涵江区法院判决,再次向市中级人民法院诉。

涵江区妇联主席联系了市妇联维权中心主任,详细地介绍了情况,请求市妇联帮助协调跟踪这个案件。市妇女维权法律服务中心主任核实了解具体情况后立即行动,亲自到市法院和主审法官当面进行沟通,详细介绍了这起案件的情况,请求法院能够从维护妇女儿童的权益方面作出公正判决。2014年底,市法院审理,依法维持涵江区法院的一审判决

   男方因风流成性,在婚前就肆意玩弄女性。在女方怀孕后期回娘家寄居时,拒不支付女方的扶养费用。女方产下婚生男孩,男方拒不承担婚生男孩的抚养义务,导致女方母子无经济来源,无法生活下去,给社会造成不良的社会影响。涵江区妇联接访这起案件后,认为这是一起践踏妇女儿童权利较为典型的案例,给予了高度的重视。适时联系协调区司法局、区法院等维权联席会议成员单位,对案件给予充分沟通协调。当案件进入莆田市法院审理时,还请求上级市妇女维权法律服务中心参与协调跟踪,市妇女维权法律服务中心也高度重视这起案件,发挥办案人员拥有通过司法考试的法律背景,给予当事人以法律指导,协调跟踪这起案件。本案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中的第三条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父母双方或者一方拒不履行抚养子女义务,未成年或者不能独立生活的子女请求支付抚养费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作为自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颁布实施以来,涵江区第一例婚内未成年子女起诉父亲要求给付抚养费案件。市、区两级妇联给予极大的关注,全程给予陈某某母子帮助,参与调解,并多次协调区司法局申请法律援助,协调市、区法院,联系跟踪这一案件。最后终审以判决男方给付女方怀孕后期至婚生儿子出生一年内的生活、营养、护理等费用,判决男方从2013年3月份起付给孩子每月600元抚养费告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