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首页 >> 莆田妇联 >> 文件资料 >> 调研思考 >> 正文
浅谈农户家庭经济中妇女的特殊作用
【字体: 】【发布时间:2017-11-08】 【作者:/来源:】 【阅读: 次】【关闭窗口】

 浅谈农户家庭经济中妇女的特殊作用

福建省洪英工艺有限公司   林洪英   福建仙游

摘要探索妇女在家庭中的地位,是一个亘古的话题,它关系到社会的变革与发展。尤其是在新中国初期,不得不承认妇女在新中国萌芽中发挥出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再延伸对妇女在家庭中的地位的研究发现,传统中国妇女在家庭中是属于从属关系,“男主外,女主内”是中国家庭模式中最普遍且最具代表性的模式。随着社会经济的迅猛发展,妇女在不断寻求自己更多的地位,“男女地位平等”是现代中国倡导的家庭模式。而目前中国妇女在家庭经济中的地位和作用到底是怎样的?仍然是一个值得研究和思考的问题。本文基于福建地区经济、文化等因素,分析福建农户家庭妇女的地位,从多个角度讨论妇女对家庭经济的作用,并根据现阶段妇女作用的缺失提出相关的改善措施,真正将“男女地位平等”这一理念贯彻落实到位。

关键词:农户家庭经济;妇女地位;作用;改善措施

引言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妇女在家庭和社会中的地位虽然得到不断提高,但农村妇女在家庭中的地位依然是从属性的,“男主内,女主外”的模式依然普遍存在,依然成为农村家庭经济的主要弊端。从对农村家庭经济中妇女地位的研究可以发现,妇女在家庭经济中的地位,一方面受传统思想的影响,另一方面参与社会经济活动的条件限制等,都对妇女家庭地位形成了极为不利的影响。而在社会主义背景下,要真正体现出“男女平等”的基本原则,就必须从妇女家庭地位这个根源入手,不断提高妇女家庭经济地位。本文以福建省妇女家庭地位为例,探讨福建省妇女家庭地位现状,并就妇女家庭地位现状提出针对性解决对策,不断提高妇女家庭地位,从而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奠定坚实的基础,同时也为我国提高妇女家庭地位提供重要的参考。所以,本文重在思考影响妇女家庭地位的因素和如何改善妇女在家庭经济中的地位等问题。

1  农户家庭妇女的地位

2012年,由福建省妇联与福建省统计局组织实施的第三期福建妇女社会地位调查主要数据报告显示,福建妇女社会地位全面提高,在许多领域取得重大进步,全省“男高女低”、“男多女少”的性别差距已有较大缩减。就夫妻关系来说,90%以上的已婚妇女能得到丈夫的理解和支持,90%以上的家庭夫妻关系和睦,超过全国平均水平;而妇女对家庭财产的拥有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性别差距也较小。其中,房产的总拥有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2.4个百分点,两性间的差距小0.9个百分点。从数据调查结果来看,近年来福建省农户家庭妇女地位不断提升,尤其是在家庭财产拥有率上,妇女对家庭财产的拥有率普遍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但实际上,农户家庭模式还存在很多问题和不足,“男主外,女主内”的模式依然普遍存在,这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女性角色地位的发挥。

1.1 家庭地位不高但家务负担繁重

调查结果显示,随着经济水平不断提升,近年来福建省妇女社会地位得到了明显的提高,妇女参与社会活动的范围也逐渐扩大,“重男轻女”的思想逐渐弱化。但实际上,农户家庭模式还存在很多问题和不足,“男主外,女主内”的模式依然普遍存在,妇女低下的家庭地位与沉重的负担是成正比例关系的。农村妇女为家庭付出了很多,但并未获得更高程度上的家庭地位。相反,付出的越多,使得她们的负担越沉重。在传统家庭模式下,女性主内,对女性经济独立并没有特别高的要求。倡导“男女地位平等”,在新的家庭模式下,女性不仅要负担家庭内务,还需要参与社会工作获得经济独立。在这种情况下,妇女承担了更多的责任。从福建农户家庭经济中妇女的地位和作用可以看出,妇女的家庭地位更加低,这在很大程度上滋生了“重男轻女”思想。福建以小商品经济发达实现了区域经济迅猛发展,作为小商品经济繁荣的区域,在福建地区出现了这样一种形象,即农户每家每户都可以自成一派,其经济水平相对比较高。但就该地区教育发展水平来看,教育水平相对偏低,在这种情况下,女性在家庭中的地位问题就更值得研究。

1.2 参政议政地位低

在“男主外,女主内”思想的影响,多以男性参政议政为主,女性回归家庭,以家庭为主。基于这种情况,女性地位问题成为一个死循环。即女性家庭地位不高,参政议政意识比较低;女性参政议政意识低,难以得到思想的解放,使得女性局限于家庭的方寸之位,导致家庭地位难以提高。事实上,福建地区出现这种情况,与教育事业发展水平和经济发展特点密切相关。福建地区以小商品经济出名,小商品经济发展大大提高了农户家庭经济水平,同时繁荣的小产品经济,也对人力资源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重男轻女”思想植根于意识中,使得女性对于自身地位的重视程度不高,女性参政议政地位不高,在提高农户妇女家庭地位中形成了极为不利的影响作用。

2  妇女对家庭经济的作用

妇女在家庭经济中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在决定家庭重大开支方面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2012年,由福建省妇联与福建省统计局组织实施的第三期福建妇女社会地位调查主要数据报告显示,福建省妇女社会地位得到了明显的提升,妇女参与社会经济活动的人数不断增加。甚至家庭财产的拥有率远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由此可以看出,妇女在决定家庭重大开支方面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从现代“独立”女性谈妇女在家庭经济中的作用,可以大致概括为以下几个方面:

2.1 妇女参与家庭经济决策

从现在福建省农户家庭普遍流行的家庭模式可以看出,“男主外,女主内”的家庭模式依然盛行。虽然,在倡导女性解放的大环境下,女性开始走出家门参与社会职业,但与男性同样的职业标准,以及回归家庭的重担,都在很大程度上加重了女性的负担。从福建省农户妇女家庭经济地位看出,妇女在家庭经济决策中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主要是因为“男主外”思想影响下,男性习惯将财政大权转移给女性,在这种情况下,进行与家庭相关的经济决策,女性就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而男性将财政大权转移给女性,或者说女性掌握财政大权,很大一部分原因与女性谨慎的态度和性格有关。与男性相比,大部分女性没有抽烟、喝酒等习惯,在用钱方面也会更加谨慎。基于女性对经济的敏感度,使得女性在家庭经济决策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而就福建省女性在家庭经济中地位的数据调查显示,福建省已婚妇女参与社会经济活动超90%以上可以得到丈夫的理解和支持,不仅体现出了妇女较高的社会地位,也对于福建省经济发展做出了重大的贡献。而从女性参与社会经济活动来看,创造出来的经济价值大大提高了家庭生活水平。由此,充分说明了妇女在家庭经济中的重要作用。

2.2 农户家庭经济体系的重要构成部分

经济地位对于女性在家庭中的地位影响,经常被放在突出位置。但是,就一些调查数据表明,经济地位和家庭地位并不是绝对的正相关。随着女性解放和更多女性在职场上的成功,使得女性和男性在收入上的差距逐渐缩小,在家庭生活中女性经济逐渐独立,女性收入增加对其在家庭生活中的重要作用是不容忽视的。女性参与社会工作,女性经济的独立,在很大程度上提高了农户家庭经济水平。同时,女性经济作为家庭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家庭生活的重要作用是客观的。与此同时,暴露出来的问题是,女性经济独立并没有在使得她们在家庭生活中的地位得到根本性的转变,她们在家庭生活中所承担的责任和扮演的角色并没有发生变化。这其实与传统理念有紧密的关系,源自天然的生物本性,女性主要承担生育工作,这也似乎注定了女性在家庭生活中应该承担的抚养孩子和照顾老人的责任。所以,这就在很大程度上了加重了女性在家庭生活中的负担。剖析家庭经济中女性经济的组成可以发现,首先女性参与社会职业,由于女性思想的独立,使得她们更加渴望经济独立,在很大程度上缩小了与男性收入的差距。另一方面,独生子女的出现,拥有一个孩子的家庭无法对子女进行财产继承的选择,女性较从前更容易得到父母的馈赠,这无疑是女性地位提高的助力。女性经济水平的提高,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女性在家庭经济中的地位。所以,不得不说经济独立对提高妇女在家庭经济中的地位发挥出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总之,妇女在家庭经济中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她们所扮演的角色和作用往往是男性所无法替代的。女性对家庭经济的管理以及作为家庭经济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女性在家庭经济中重要性不容忽视。所以,现代农户家庭经济中,正视妇女在家庭经济中的特殊作用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3  相关改善措施

妇女对于家庭经济增长的作用是毋容置疑,妇女在家庭经济增长与管理中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但与此同时,妇女经济的增长也暴露出了其在家庭生活中的很多问题,这些矛盾在一定程度上了影响了家庭生活的和谐。所以,如何调整妇女在家庭经济中的角色地位,如何发挥出妇女在家庭经济中的重要作用,成为当下最值得深入思考和研究的问题之一。因为它关系到社会秩序的稳定与进一步发展,处于新时期的中国,不得不承认女性在改革中国中发挥的重要作用。在中国长达五千年的历史中,女性一直在追求提高自己的地位,从“女子无才便是德”到李清照等一批才女,说明了女性在追求与男性相同的权利和地位。在新中国时期,女性与男性同样在学校念书,并且由女性组织领导的运动,都对新中国的成立发挥出了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所以,新中国成立后,倡导“男女地位平等”,女性同样可以参与社会工作、参政议政,使得女性享受了与男性同样的权利和义务。但与此同时,另一个隐藏在男女地位中的问题开始暴露出来,即在家庭生活中女性承担的责任要多于男性,应该如何权衡男性和女性在家庭经济中的地位,就成为一个值得思考和解决的问题。本文基于福建省农户家庭经济中妇女地位问题,探讨相应的改善措施,真正实现对女性地位的提高。

3.1 家庭劳动社会化

对比传统妇女家庭地位和现代妇女家庭地位可以发现,妇女承担的责任更重,不仅要“养得了小孩照顾得了公婆”,还要挣钱养家经济独立。基于这种现象,对于女性解放的问题再次出现了争议。有人认为女性解放其实加剧了女性的负担,对于女性而言是不利的。所以,如何实现女性在家庭生活中的地位平等,就需要从本质进行深入发掘。传统家庭经济生活中,男性承担家庭经济责任,而女性的重点是生育。现代社会,女性参与社会工作,在职业生活中,女性所享受的权利与义务与男性相同,但在回归家庭生活后,女性所需要付出的比男性更多,女性需要担负起生育的职责。所以,减轻女性在家庭生活中的负担,是提高女性在家庭经济中地位的重要措施。对此,可以借鉴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市场经济的内涵,实现家庭劳动社会化,即将家庭劳动放到市场经济体系中,以市场经济对家庭劳动进行估值,对家庭生活进行量化,由更多人参与到家庭生活中,实现对家庭生活负担的‘分包’,减轻女性在家庭生活中的负担,凸显出女性在家庭经济中的重要地位。而对于家庭劳动社会化,可以借鉴美国等资本主义的做法,直接将家庭妇女作为一项职业,一方面展现出了对女性地位的尊重,另一方面也充分体现出了女性在家庭经济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改变家庭劳动的本质,成为提高女性在家庭经济中地位的有效措施。

3.2 扩大职业范围

在人力资源招聘中可以看到,对于部分职业明确规定了“男性”这一条件,一方面是对女性体力等各项因素的考量,另一方面则是局限了女性对职业的选择。再加上很多女性在生育结束后很难再次回到工作岗位,或者部分企业不愿意录用生育适龄期的女性。所以,当前要真正改善女性在家庭经济生活中的地位,真正实现男女地位平等,就必须为女性营造出良好的职业选择,让女性职业有更多的选择性。同时,对于家庭生活,也可以给女性更多选择,让女性在权衡职业生活和家庭生活,以及合理分配家庭责任后,可以选择自己更加适应的生活。所以,对于女性在家庭经济生活中地位的提升,应该上升到对女性思想独立的提高。结合福建农户家庭经济中妇女地位问题,要改善妇女在家庭经济中的地位,首先妇女必须走出思想的束缚,其次,从家庭生活和职业生活中选择适合自己的生活,从而充分展现女性在家庭经济中的重要作用。

结论

综上所述,现代中国社会强调男女地位平等,要真正实现男女地位平等,提高女性在家庭经济生活中的地位,就需要从本质入手,实现对家庭劳动的社会化,通过扩大职业选择,为女性提供更多的选择。同时,真正实现男女地位平等,最重要的是女性解开思想的枷锁,让女性主动参与到社会生活中,实现对自己思想的解放,让女性正视自己在家庭经济生活中的地位,对于自身经济地位的调整,从而真正实现农户家庭经济中妇女作用发挥的重要目标。

参考文献:

[1]孔繁荣,丁士军.家庭妇女受教育程度对农户经济状况的影响——以湖北省贫困地区为例[J].湖北农业科学,2013,52(22):5621-5624.

[2]郭俊敏.从农民工的非正规经济从业看农户兼业——兼谈农户兼业背景下的农地规模化对策[J].湖北社会科学,2011,(7):60-64.

[3]李聪,黎洁,李亚莉等.个人与家庭:西部贫困山区女性劳动力外出务工的影响因素分析——基于陕西秦岭山区的调查[J].妇女研究论丛,2010,(4):35-43.

[4]徐卫涛,张俊飚,李树明等.循环农业中的农户减量化投入行为分析——基于晋、鲁、鄂三省的化肥投入调查[J].资源科学,2010,32(12):2407-2412.

[5]欧阳涛,龙晶.农村劳动力结构性短缺的影响因素分析 ——基于湖南省224份问卷的调查[J].中国农业资源与区划,2016,37(2):124-129.

[6]吕蕾莉,杨联.论少数民族地区村民自治建设中妇女地位的提高——以甘肃省天祝县安远镇兰泉村为例[J].农村经济与科技,2010,21(5):13-15.

[7]尹晴.云南省武定县猫街镇彝族妇女家庭经济贡献分析--基于家庭日常生产生活的角度[J].经济研究导刊,2014,(35):255-258.

[8]宋健,周宇香.中国已婚妇女生育状况对就业的影响——兼论经济支持和照料支持的调节作用[J].妇女研究论丛,2015,(4):16-23.

[9]龙良富.经济发达地区农村妇女参与乡村旅游的动机研究——以中山市新伦村为例[J].旅游学刊,2012,27(2):37-42.

[10]杨慧,吕云婷,任兰兰等.二孩对城镇青年平衡工作家庭的影响--基于中国妇女社会地位调查数据的实证分析[J].人口与经济,2016,(2):1-9.

[11]夏惠芸.农村妇女创业影响因素及创新培训模式分析——以云南农村妇女科技致富带头人为例[J].继续教育研究,2014,(9):23-25.

[12]段塔丽.性别视角下农村留守妇女的家庭抉择及其对女性生存与发展的影响——基于陕南S村的调查[J].人文杂志,2010,(1):170-176.